彩客网

+86-15753622282
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 - 新闻资讯 - 行业资讯

内蒙古沙金选金设备真实故事

发布时间:2018-04-26点击量:174

内蒙古自治区喀喇沁旗,位于内蒙古东部,西接河北张家口,南接承德,地瘠人贫,但是,这里有金矿,一个县办矿,规模虽然不大,但是不成规模的小矿到处都是,当地称为鸡爪子矿。改革开放十几年了,这里闭塞落后得让人无法想象,群众采矿炼金还在用原始手段。

 

简单介绍一下这种最原始的炼金法:  拉流提金法。

 

就是把矿石从山上开采出来,到家后,把富矿用手工挑选出来,用石碾子压碎,当然是以牲畜为动力,然后用筛子把细的筛出来,糙的再碾压,再筛,如此反复将矿石加工到一定细度。再用一块半米宽,两米长的柳木板子,摆成三十度的斜坡,上方有一个木斗子与木板连接。高处用一大缸盛水,把加工好的矿石细粉放到木斗子里,再用水管把大缸里的水引出来,冲击矿石粉末,形成泥浆顺木板流下,一个人拿一把铁片耙子逆水往上搂,柳木板子柔软有毛须,金子较石粉比重大,就沉底挂在木板的毛须里,石粉会顺水流到木板下面的坑里。定时清洗木板就可得到沙金,然后用坩埚炼成金块。

 

这里的金子也很便宜,我开始从这里买村民手里的金子,到我家一克就能赚几块钱,这在当时的背景下,利润已经很不错了,如果再想刚开始跑广州时的利润,只能是梦中实现了。

 

我进行了摸底调研,这么原始的加工工艺,品位低的矿石是不够成本的。矿区周边村子,淘金户家里都存有大量这种低品位矿石,他们把富矿挑出去,剩下的贫矿,便宜的就是石头价,我们老家那边有先进的加工工艺,但是如果远程运输也合不来,所以,最好的办法是把我老家的工艺引进过来。

 

当地一个朋友帮忙到旗里简单咨询了政策,也是向国家交售黄金就行。那时候政策和法律不配套,很多事都是模糊概念。

 

回到家,我立刻去一家加工厂观摩沙金选金设备,得知这个沙金选金设备是河南巩县出的,我马上筹集资金,拿出全部积蓄四万多快,又贷款两万,直接去了巩县。

 

河南巩县,如今的巩义市,专门出产这种沙金选金设备。用这种沙金选金设备选金子,叫混汞选金法,就是用工业机器粉碎矿石,里面放进汞,让金子和汞形成汞合金,再利用汞遇热汽化挥发的特点,把汞从金汞合金中分离出来,剩下的就是黄金。

 

现在还有很多地方在用这种办法选金子,但是它对环境的破坏太大。

 

我到厂家预定了沙金选金设备,要等一天,就去参观了宋陵,第二天沙金选金设备装车,奔波了两天,我回到了喀喇沁。

 

我和那个帮我咨询政策的朋友一起合作,他也是个当过兵的,人很豪爽,但是有些张狂。沙金选金设备安装好,开始购买一些配套物资,水泵电缆等等。 看稀奇的人很多,同时来卖金子的人也不少。我有了固定落脚的地方,谁要卖金子,随时方便了,相互之间也没有隐瞒,这里卖金子的没有大份儿,都是几克十几克的。

就在这些人中,有一双眼睛正在阴险地窥视着我,这人话不多,来卖金子时东西也不多,但来得很勤,每次来都是静静地在旁边看着我和别人交易,这个人叫石宝生,一个犯盗窃罪刑满释放的家伙。

机器安装差不多了,有些配件这里买不到,我得回家去买,正好把收来的金子也回去卖掉。这地方离公路有四十多里路,一切都很不方便,我打算这次把摩托也弄来。

下午五点赤峰至天津的长途车,我带上收来的金子回去,剩下的一万多现金就放在朋友家了。我是晚上十点到家,谁知道喀喇沁公 安第二天早晨五点就闯到了我家,他们来抓我!

我被带上手铐站在墙边,两个儿子睡觉都没醒,妻子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。不论多晚,我把金子和钱都要放到邻居家,他们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,啥也没找到。

 

我们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小声对我说:“你挺聪明的人,怎么能干那要命的事呀?”

 

我不明白要命的事指的是啥?倒金子不会要命呀?顶多就是罚款没收嘛。

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来,是由当地的派出所配合的,他们连夜到我县公 安 局,说我用大量假币买了大量黄金,定为省级要案。倒卖黄金我认,但是用大量假币完全是捏造,这是喀喇沁公 安 局怕我们这边不配合,故意夸大了说辞。

抓我的那个队长叫王金良,他谎称自己是副局长,我们这边公安就听信了他们的说辞。

搜查无果,倒也没有过分行为,就直接把我带走了。他们这么热情地抓我,无非就是看上我的钱罢了。

 

他们带着我一路返回,非常高兴,就像狩猎者打着大型猎物一样。王金良四十来岁的样子,胖瘦适中,整个脸型,轮廓好像都是锐角,说话有些公鸭嗓,单眼皮,小耳朵,笔挺的身材配上新式警服倒也显得干练。半路吃饭,他把我铐在副驾驶靠背的铁杆子上,也没给我饭吃,我提出小便,他一句话:“憋着吧”。一路上他们也没搭理我,三个人在聊些他们圈子里的闲事。

下午三点左右,就到了喀喇沁。

收 *容 审 *查,这个名词现在大多人都陌生了,这是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公  安对犯罪嫌疑人刑事侦查过程中的前期控制手段。有犯罪嫌疑又需要证据的,身份不明的,或者有违法行为需要罚款处理的,通通都可以采取这项措施,虽然有时间规定,但是缺乏有效监管,致使都有超期羁押几十年的案例。

 

正式逮捕就送到看守所羁押,法院判决后再送劳 改 队。收 审,就成了当时公 安 机 关滥用职权的一种手段。

王队长他们把我送到收审所,一个大四合院,平房,接收我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,个头不高,头发苍白,五官距离有点近,嘴角眼皮都往下耷拉着,看着很阴冷。王队长跟他简单地办了个交接手续,把我手铐取下他们就走了,这过程,他正眼都没看王队长一下,走了也一声都没哼。

 

他让我站到桌子前,做入号问询笔录,无非就是些家乡住址,姓名年龄的,我实在憋不住了,就说:“领导,我解个小手行不?”

 

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,从墙上拿下钥匙圈,带我到门洞,打开对着院里的那扇大门,用手一指:“对面是厕所”。

 

我一路小跑进了厕所,出来,大致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,南北是两排平房,也就是号房,东西是厢房,东面是大门和办公室,西厢房是一排厕所。长方形的大院子中间用红砖围起了一个花坛。后来我才知道,这人大名叫王占国,原来是刑警队长,因为犯错误才到这当了所长。

 

他站在门口等我进来,又把大门关上,进屋继续给我做笔录,真的太松快了,这个缺德的王队长!

 

笔录做完了,王所长隔着铁栏杆窗子大声向院子里喊了几声,进来一个人,这个人二十大几的岁数,刀条脸,长脖子,上身穿一件有些肥大的没有警徽的警服,好像衣服是挑在晾衣架上,黑麦子脸色,三角眼。他从所长手里接过材料,看了几眼,回头看我,用左手托着我的下巴,阴阳怪气地问:

“倒卖黄金的?”

 

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,脱离了他的手,他大怒,上前一步挥起右手就给我一个嘴巴,我感到嘴里咸咸的,感觉他那手有木质的感觉,像耙子。

 

我看了他一眼,他大声嚎叫:“你还敢瞪眼?”

 

说着他又要举手,所长阴沉的说:“送到西大号里去!”

他悻悻地放下手,带我进了院子里。

我进了北排号房最西头那间,这间和最东头的房间都是门对着走廊,也就是比其他房子多出走廊这个宽度,因此叫大号。

他用钥匙打开门,我到了门口,他从后面一脚把我踹进了号里。

 

这个牢房南北的长炕,除了大约两米宽的火炕,就是一米五的过道。我的目测是准确的,后来用步测量了,南北长八米,东西宽三点五米。进来了,首先看到炕上靠墙坐着十多个人,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我,陌生的,读不懂的目光。他们是听到门响才上炕坐整齐的。一分钟的沉默对视,听到刀条脸远去的脚步声,下来几个人,开始号审。

 

所谓“号审”,就是牢头问话,牢头就是进来时间长又比较霸气的犯人,首先问你是干啥的?交代经过,然后是背监规。

 

中国人就是厉害,任何地方任何场合都能整人,并且有冠冕堂皇的理由。我脑袋乱得像浆糊一样,怎么能背下那东西?面对着两张贴在墙上的文字,一句也装不进脑袋里。十几分钟,这个并不算凶恶的中年人,命令我转过身来:

“背吧”。

 

我背不出来,他说,那就按规矩办吧,骑摩托,开飞机,看电视。他指使两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:“你们教他开飞机。”

 

两个人上来,一人抓住我一只手,另一只手摁住我的头说:“猫腰!”

 

我怒火中烧,双臂猛地一甩,挺直了腰,大声呵斥:“干什么?”

 

他们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炕上又蹦下来几个人,开始打我,过道狭窄,群殴也摆不开,有人就站在炕沿上揪我头发。我也把所有的怒火集中到拳头上,胡乱回击,挨了多少打也没感觉,反正鼻子流血了,有两个人倒在地上,我却始终没倒下。

正这时,铁门响了,刀条脸尖叫的声音:“开饭!”

 

所有人都放了手,上了炕。刀条脸一手扶着铁门,一手拿着钥匙圈,伸着细脖子往屋里看了几眼,其他人都上炕整齐地坐成一排,我用袖子擦着鼻子的血,一手在裤子口袋摸出手纸准备塞鼻子。

第二天脑袋大了一圈,浑身疼痛。进来先挨顿揍,这是这里的规矩。

两个人到门外走廊端进两个铝盆子,一盆方形玉米窝头,一盆土豆,窝头显然是模具做的,一般大。这也是这里唯一的公平。

还有一摞塑料碗和饭勺子,每人一套。刀条脸冲端饭的人说了一句:“今天他背不下监规不许睡觉”,就“咣当”一声把门关上了。

 

两个分饭的人把塑料碗放到每人面前一个,我的就放到炕沿上,每人一勺土豆,一个窝头,他们叫蒸糕,都贪婪地吃了起来,一片咀嚼的声音,我还是站在地下,根本不想吃东西。

 

吃完了饭,分饭的人把餐具收拾起来,放到铝盆里,我那份饭还在那摆着,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那份饭,像一群饥饿的狼。

 

还是那个中年人问我:“你吃不?”

 

我摇了摇头。

他把那份蒸糕拿过去,跟另一个人分吃了,没有人反对,其他的人看着他们吃,喉结直动。

 

铁门又响了,那两个人把铝盆放到走廊,门又“咣当”一声关上了。

我是后来才领教饥饿是什么滋味的。

中年人说话了:“你坐下吧”,又冲那个干瘦的年轻人说:“你给他示范一下开飞机。”

 

刚才的群殴,这个青年人也成了熊猫眼,他显然不情愿,又不敢拒绝。

 

大家一致呵斥:“赶快去!”

青年人下了炕,猫腰成九十度,双臂伸平,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模仿飞机,从过道这头跑到那头,两个来回,他直起腰想停下,炕上的人一阵起哄:

“不行,还要飞!”

 

就这样,他来回飞的额头上出了汗,直到中年人说“停”才停下。

 

后来才知道,其实这中年人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,他是本地人,四十来岁,姓孙,因为母亲种了几颗花,本来是看花的,派出所去了,拔掉也就没事儿,他和派出所的人发生了争执,就被关了起来。一年多了,也没人理没人问的。

 

还有一个瘦高个子,姓谷,因为和这里的毛纺织厂有经济纠纷,以诈骗罪收审,也快一年了。

 

这个姓谷的瘦子给我交代规矩:

 

蓝色的塑料桶,除了放风时间,大小便都在桶里解决。旁边一个塑料脸盆,用来洗脸。这个蓝桶,直径大概六十公分,高八十多公分,两边有铁环,二三十公分的口,有盖子。所谓的看电视,就是让人把脸堵在那个便桶的口上,问: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然后这人回答。

那个白色的小一点的是水桶,一天的用水,不管是喝水、洗脸、还是洗脚,就这一桶水。上午放风,由新来的人和身份低的人倒便桶、抬水桶。

 

监规是必须要背的。一天两顿饭,早饭九点多,晚饭四,五点钟,也就是他们上午上班后,下午下班前。

他告诉我,除了两个所长,其余都是临时工。临时工称班长,今天这个刀条脸叫吕金玉,不算最坏的,有个郎班长才是最坏最可恨。

 

晚上十点睡觉,监号里是不关灯的。我被安排在最北边,牢头住南头靠窗的地方,北面没有窗户。

 

我发现,大多数人都没有行李,有的也是两个盖一个被子。

没有被子,没有枕头,我就合着衣服躺下了,一夜无眠,从头整理思绪,问题出在哪里了?

 

第二天早上放风,我和那个开飞机的共同抬便桶,正好和另一个号放风回来的在走廊里碰对面,我诧异地看到:我的合伙人正抬着空便桶往里走。

原来他也被抓进来了!

我们简单地交谈了一下,大概明白,原来,我走的当天晚上,喀喇沁公 安 局就到他家去抓我,我不在,把天平和一万多现金搜出来,审问我的去向,他说我下午回家了,他们就连夜追到了我家。

好几天也没人搭理我,让我感到不妙的是,放风时看到的熟人越来越多,这些人都在我这卖过金子,看来是都抓来了。

 

大概过了一个星期的样子,一天,八点多钟,办案的提审我,一辆破北京212把我拉到公安局,先进了审讯室,他们好像又突然有别的事,把我铐到院里的一个铁桩子上就走了。

 

早晨出来还没开饭,就这样,我以双手举过头顶的姿势在七月的毒太阳下待着,一直到了六点,一滴水都没喝,最后,那两个年轻警察又把我用那破吉普车送回了收 审 所。

开饭的时间已经过了,吃的是没有了,我坐在炕沿上,整个人从胸腔到嗓子都像着了火一样,很难受。

我想喝水,可是没有。

老孙说:“看你提审也没上刑呀?”

我说:“我在太阳底下铐了一天。”

老孙说:“刚才我和老谷把剩下的水洗了脚,又把袜子洗了。今天郎班长值班,要是吕班长值班,赶上他高兴,兴许能给你要点水,这家伙,没门儿。”

我渴极了,看着他们洗脚的那半盆水,上面一层有些浑浊,底下一层沉淀基本都是污泥。

 

老谷试探地说:“渴急了喝尿的都有,你要不就试着喝点?”

 

我不想,但实在太渴了,再不喝水我会晕过去。我想了想,还是命重要,就走过去拿起了水桶上面的塑料杯子,我从脸盆里漂着舀了半杯子,喝了下去,感觉有些臭泥塘的味道,但是嗓子舒服了,像是一个被烧伤的人用冰块做了个冷敷。我把脸盆斜过来,一杯接着一杯舀,直到最后剩下的都是固体了。

我知道有些读者看到这里可能会很恶心,我现在每每想起来,也觉得恶心,但是更多的是疼痛。

人生的很多转变真的都富有戏剧性,什么样的困境都得面对,无法改变的事实,就先忍着,后悔,痛苦,都于事无补。

我每天遵守着这里的规矩,服从这里人的指令,肚子里的油水也空了,开始感觉到饥饿,每天早晨一块蒸糕,一勺土豆汤,也就勉强维持生命。更不安的是,老孙老谷就这点事就被关了快一年,我会是啥结局?

最可恨的还真是那个郎班长。

我们这个监号叫西大号,铁门有一个十公分直径的瞭望孔,是看守往里观望用的,号里也可以偷偷地往外看。上午开饭时间比较准确,下午就没准儿,有时候三点多,有时候五点。都是劳动号的犯人把饭盆放到监号门口,然后看守打开房门让里面的人端入。

西大号门正对着走廊,我们经常通过瞭望孔观望饭是否来了,那个郎班长,有时候饭三点到了,他可能五点才给你开饭。他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把腿放到桌子上,收审所里养了两只小狗,他逗狗玩,让狗在铝盆的蒸糕上蹦,有时还啃几口,更甚者,有时小狗就在蒸糕上撒尿!

 

早晨放风,十几个号轮流进行,也就是倒便桶、大便、到水龙头灌一桶水。班长们耐心有限,大便蹲坑的时间都有严格限制,那个王所长很少进院,除了经常听到他喝多了酒含混不清地训斥班长们的声音,别的听不到。还有个年轻的正式警察,很面善,有时候放风进来和犯人简单交流,从来不打人,但对班长们的行为也不管。

 


地址:青州市弥河政府南500米东(弥河工业园)  电话:+86-15753622282  手机:+86-15753622282
热购彩票www.nzmums.com版权所有:青州金尊矿山机械有限公司  统计代码放置
友情链接:热购彩票注册  热购彩票官网  热购彩票娱乐  热购彩票网址是多少  热购彩票登入  热购彩票是真的吗  热购彩票网址  热购彩票官网  热购彩票投注  热购彩票网址  热购彩票主页  热购彩票官方网站  热购彩票网址是多少  热购彩票登入  热购彩票平台  热购彩票登陆  热购彩票app  热购彩票登入  热购彩票登陆  热购彩票app下载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